吳仁麟

朋友最近常跑趴參加名流派對,聊天時他分享心得。   「每一場名流趴至少有百分之八十都是」 假貴婦」 」他說。   什麼是假貴婦? 我想起那些五星級飯店宴會廳裡常出沒的身影,手上總是一杯香檳,肩上總是一個名牌包,濃妝大花臉,總是喝得不醉不歸。   「這些豪門假...

東豐街的夏夜,歷經一整天的火炎地獄,再也沒有比德國白酒更能撫慰身心了。   每一瓶都在冰箱裡被冰得透心涼,翠綠如碧玉的瓶身沁滿凝露,光看就已經夠解渴。更何況才剛吃完一頓豐盛的晚餐,再走進這滿是好酒好朋友的時空,忽然有一種很想放開來喝個大醉的衝動。   回想起來,來喝這幾瓶...

小方一直對波爾多情有獨終,他連自己公司名字都叫Medoc ,這應該和他事業的起步有關係。   二十多年前,台灣的紅酒市場剛開始,開始有人搶著喝五大酒莊。那時小方剛創業,他明白這些好酒有多少利潤,於是相中一家知名酒莊,大批議價買進,賣出時足足不到市價的一半。   他就這樣開...

這個月開瓶天國聚會主題是「影酒會」,我們邊談電影邊喝酒。   「看《La La Land》 該喝什麼酒?」才剛把這問題丟上網,劉鉅堂馬上就回應。   「當然是氣泡酒」他說。   但是他並沒有說為什麼,可能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應該就是種直覺吧...

(示意圖/來源為Pixabay) 在機場等待飛往深圳班機,忽然想起再過幾天就是七月十五日,無法在台灣經歷解嚴的三十週年了。 三十年前的七月十五日,台灣解除了軍事戒嚴。那之後台灣又整整走了十二年才政黨輪替,台灣民主到今天其實只有十八年,卻已經是華人社會民主最久的地方。 ...

「開瓶天國」 泥溝熊   吳仁麟   每次喝葡萄酒總好奇,這些酒是如何穿越海洋和天空來到眼前的?   每瓶酒前世都是一顆葡萄樹,吸收成千上百年天地人精華之後之後來到人間,這些新生小貝比也從此開始走向各自旅程。   葡萄...

(示意圖/來源為Pixabay) 朋友小方剛從法國波爾多看完Vinexpo酒展回到台北,談起這美酒聖地卻沒什麼特別的興奮感。葡萄酒生意做了三十多年,來去波爾多已經像是某種日常,這一次他還特地帶了幾位愛酒人部落客去。 大家都愛葡萄酒,小方對波爾多又孰門孰路,很自然成為帶路人...

一走進餐廳包廂就看見他,彼此點個頭之後本想找個別的位子,卻被朋友安排坐在一起。   其實兩人並不熟,多年前曾經一起開過幾次會,談得並不是很投機。這位六十多歲的企業家一直堅信台灣產業該堅守代工製造的核心價值,對於美學經濟和數位經濟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