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DRG教育我如何當「滾滾蛋」?

健保DRG教育我如何當「滾滾蛋」?

在健保全面DRG尚未啓動之下,在病患還未成為人球推拖之前,恐怕健保署也已經成為「人球」,自己在推拖,而不自知呢?

1月20日看自由時報,目前並沒有任何指示説DRG要在三月一日上路?而在1月29日衛福部就宣布「三月一日起國內醫院全面實施DRG」。

對於一般民眾或第一缐醫療人員,如此偉大的衛生計劃,由沒有事先指示或明確消息、卻在短短一週後,就有了指示,對於民主法治國家的臺灣群眾,那是很錯愕的。儘管制定者和先進們,當天在衛福部敢大聲說「不會有人球」、這個「實施成效很好」,似乎大家都是關在辦公室內溝通完成的,可知在這醫病高張不良時代的醫師和病患、家屬、我們是直接執行者、我們是直接感受者,如此迅速的指示下,甚至我們已經是受害者了,可知這佈達,真的很急、很急;急到令人人喘息不過來了……大家只好陸續反覆不停的反撲了! 

其實如此急速佈達,大家都開始亂了、慌張了,第一線醫師幾乎反彈了,我的優秀學妹新科立委林靜儀醫師,就趕緊找相關人員來溝通,有趣的推拖「人球現象」即刻產生了:首先相關人員即刻否認,反正就「推給」1月20日「媒體報導」是有問題的「引述自林靜儀醫師:我個人還是認為,1月20日的否認(蔡副署長說她沒有否認,是報導問題),是一種欺騙」、這顆滾球,再繼續「推給」因為現有「文官制度」問題啦,必須等到上級長官部長蓋章核發公文,才可以宣布喔!沒有錯啦,一切依SOP辦理,但是一遇到如此複雜性的DRG,身為官者,有問題都推給「別人和制度」,可了解在病患還未成為人球推拖之前,恐怕健保署自己已經成為人球,一直在推拖呢?

更何況,各位制度改革者,你們不是很早就已經跟大家說,怎麼會又什麼機關?有什麼溝通又溝通、協議又協議呢?結果現輪到自己當「人球」,先推拖,先滾了好幾回,好幾天了;各位先進們,你們不頭暈呀?我個人早已被這個「全面實施」、號稱無害的好政策,卻已看出健保署先深深受其害了,而身為第一線急重症人員的我,卻又如何相信DRG全面實施後,不會有人球在臺灣到處滾滾滾呢?

DRG目的是為了提升理想中醫療服務效率(指標為住院天數、轉院率、3日內急診率、和14日內再入院率);個人只能說那是美好理想天堂的最佳服務品質呀!現實於人間的疾病,不一定是如此;想想一個肝硬化的病患,大量的吐血,經內視鏡手術止血,哪個在人間服務的醫生,敢擔保不會3日內不會再大吐血,不會來急診;又豈能說14日內不會再入院,就是在降低醫療服務,而不是醫師依病情需要,隨時搶救生命呢?還是要醫師必須想盡辦法不違反DRG,來搶救生命呢?要知道在現實的人間、只要一個氣溫變化、一個小感冒又把這些疾病患者,隨時又拉回來急診或病房了,難道要患者在家忍忍等等14天後嗎?按著自己良心道德的醫師,有些就建議轉到其他醫院吧(因3日內回急診、因14日再入院),反正慚愧已經無法提供DRG良好的醫療服務策略呢!倒大霉的肯定是一般民眾和家屬,他們會像滾球一樣推來推去,滾滾來回於醫院之間。

也許大家應該坐下來好好思考,都會知道在人間的任何疾病,一切是如此不可預測、不可斷定的、不可擔保的;只有在理想天堂,才可享有免住院、免轉院、免3日急診報到、免14日再入院的,因為神仙不會有疾病,當然醫療服務是絕佳的。

好吧,我目前人住在人間,那就回來人間誠實面對吧:針對複雜病情、併發症或是高風險個案,超過DRG給付上限,健保署表示就請檢附病歷進入核實申報?我們身為急重症第一缐人員,誰還會相信只要病歴全寫好就可以給付了?別傻了,在加護病房病患依病情休克狀態中,問問看我們健保神奇委員,依舊因超過天數,依舊照刪除;健保署會回應我們沒有要對複雜的個案,超過給付不會不給呀,是你們病歷不符呀,我們可有請醫療同懠做審查喔!

是呀、一群事後諸葛的專家委員可以隱藏自己姓名,不用對你的第一缐醫師負責下,燜著自己良心,大大刪除即可,豈不知我們第一缐急重症醫師是一律依病患看實際病情;這和奇怪的委員依文字看病情不同的;所以醫師常常看到「維持原議刪除」字樣,刪除率不夠好,是否也會對醫療服務的提升有影響,就不得而知了,因為這一個機制,並不納入DRG制度喔!

所以收到一個高風險困難的病患,由於長期健保審查制度「不完美」、現在又想裝置上一個「假設完美」的DRG制度,我看到了,又是一個增加負擔、一個懲罰醫師的機器,正在很複雜地運轉,這號稱全世界最好的全民健保,是一個滾滾、滾滾的蛋,易碎、易變形、易推拖,但是找不到人來捍衛、負責,我焦慮了、我擔心了,我教育生命是無可控制的無常,DRG卻要教育我生命是「常常」可以控制的,身為急重症醫師,我第一線投入火塲搶救病患生命於瞬間,熱情卻被DRG來澆亂了、灌亂了,誰可以告訴我,身為重症醫師,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怎麼會像是一個「滾滾蛋」,保護不了我的病患真情生命於人世間。

佛祖呀,這人間的疾苦,這悲憂而來的DRG,我該如何堅守渡過呢?

其實毎種衛生計劃都是為了病患好,正如每個醫生的治療也都是為了病患好,也許大家要省思如何製造最大福址予病患,可以反覆不停溝通、說明澄清足夠,才是大家共同要勉勵的目標方向,才能解除彼此疑惑和擔憂。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哪則『婚禮顧問』廣告你比較愛?PK一下
V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