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M澤東專列屢次改變行程內情

所發文章不代表本號的意見,僅作陳列,便於大傢批判閱讀

北京東博文化研究院歡迎社會各界朋友來稿!

投稿郵箱 :dongbowhyjy@126.com

東博書院網站網址:www.dongboshuyuan.com

.頁面底部藍色字「閱讀原文」,訪問東博書院網路書店,本店利潤全部捐獻本公益賬號

免責聲明:東博文化研究院所發部分文章轉自網路,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版權問題請作者盡快告知我們,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1971年M澤東專列屢次改變行程內情 核心提示:9月10日中午剛過,M澤東忽然對陳長江說:「現在把火車調回來,我們馬上就走。」往哪裡走?沒有說,隻是交代說:「不要告訴陳勵耘他們,也不要他們送行。」M澤東為什麼突然下令提前離開杭州,汪東興曾回憶:M主席在劉莊的工作人員中,有人將陳勵耘佈置的向他報告M主席活動情況的特殊任務,報告瞭M主席。在杭州的一位與M主席交往甚多、友情很深的長官幹部,託人給M主席捎去口信說,有人在裝備飛機,還有人指責停在筧橋機場支線上的M主席專列「礙事」,妨礙他人走路,暗示M主席「請速離開」。M主席起初聽到,還有些納悶:這會妨礙誰呀?這些異常情況引起瞭M主席的警覺,當機立斷,下令離開杭州,雖然他這時還不知道林彪的政變陰謀計劃。


1971年8月中旬,中央辦公廳和中央警衛局向陳長江佈置瞭M澤東外出南方期間隨行警衛的任務,要他們迅速做好準備。專列至武漢,M澤東主持瞭4次會議,8月28日到達湖南長沙。陳長江說,M主席這次到長沙,也顧不得像往常那樣,出去走一走,而是一住下便召集湖南、廣東、廣西等省區的黨、政、軍負責人來開會,來談話,很是忙碌。

8月31日,專列開進南昌。住下之後,M澤東便分別找江西、福建,江蘇等省的有關負責人談話。陳長江說,當時,M主席的小女兒李訥化名肖力在離南昌50多公裡的進賢縣五七幹校勞動鍛煉,M主席十分關心她的情況,常向瞭解情況的人問起她的表現。由於M澤東要處理的事情太多,看望女兒的日程一直沒能排上,最後帶著遺憾離開南昌。

9月3日,專列開到達杭州,住在西湖邊上的劉莊1號樓內。陳長江還是老習慣,佈置警戒,檢視周圍環境。不久,陳江江覺察到,M主席這次在杭州的情緒越來越不安,常常吃不下飯、睡不著覺。見M主席這樣,陳長江他們也覺得不安,盡管並不理解為什麼。

杭州,是M澤東常來的地方。這次,那些他熟悉的幹部都靠邊瞭,整個杭州的外圍警備系統都是由空五軍政委陳勵耘負責,而M澤東對陳勵耘表現出厭惡。有一次,陳勵耘到M澤東住處看望,M澤東毫不客氣地當面問他:「你同吳法憲的關系如何?吳法憲在廬山找瞭幾個人,有你陳勵耘,還有上海的王維國、廣州的顧同舟,你們都幹瞭些什麼?」把個陳勵耘弄得狼狽不堪,支支吾吾。

9月8日午夜,大傢剛吃過夜餐,M澤東突然通知停在杭州筧橋機場附近鐵路專運線上的3輛專列,趁夜轉移至杭州和上海之間嘉興近旁的一個叉道上,離杭州足有百餘裡。

9月10日中午剛過,M澤東忽然對陳長江說:「現在把火車調回來,我們馬上就走。」往哪裡走?沒有說,隻是交代說:「不要告訴陳勵耘他們,也不要他們送行。」

M澤東為什麼突然下令提前離開杭州,汪東興曾回憶:M主席在劉莊的工作人員中,有人將陳勵耘佈置的向他報告M主席活動情況的特殊任務,報告瞭M主席。在杭州的一位與M主席交往甚多、友情很深的長官幹部,託人給M主席捎去口信說,有人在裝備飛機,還有人指責停在筧橋機場支線上的M主席專列「礙事」,妨礙他人走路,暗示M主席「請速離開」。M主席起初聽到,還有些納悶:這會妨礙誰呀?這些異常情況引起瞭M主席的警覺,當機立斷,下令離開杭州,雖然他這時還不知道林彪的政變陰謀計劃。

當日下午6時許,專列順利駛抵上海虹橋機場附近的吳傢花園專運站。往常,M澤東每到這裡都要下去住幾天,這已是20多年來的習慣瞭。因此,陳長江按慣例做瞭主席下車的準備。列車停下來瞭,M澤東卻沒有下車,而是立即把上海市的黨、政、軍長官找到火車上來,或開會,或談話。

11日中午,專列從上海火車站開出,晚6時許到達南京下關車站。專列在這裡完成加煤、加水和檢修任務之後,僅用瞭15分鐘,便又啟動瞭,向北疾駛。按往日習慣,通常要在蚌埠、徐州等車站停頓,這一次卻一反往常,一路不停,跨過黃河,直奔天津。在這裡,既沒有人上車,也沒有人下車,僅停瞭15分鐘加煤、加水、檢修機車,便出發瞭。

12日13時許,專車駛進北京豐臺火車站,停在這裡。M澤東往常外出,從來沒有在這裡停過,這是為什麼?正在陳長江嘀咕時,北京軍區司令員李德生、政治委員紀登奎和北京市委書記兼衛戍區政治委員吳德、司令員吳忠登車進到主席的車廂。原來,一直在路上思考同林彪一夥鬥爭的M澤東早就安排好瞭在這裡同李德生等幾個談話,意在首先瞭解北京的情況,同時也給他們談一些防止林彪一夥搞極端行動所進行的種種必要部署。很多年後,陳長江才知道這些真實的情況。

兩個多小時後,李德生一行才離開,陳長江送走瞭他們。李德生立即部署瞭一個師的調動。當晚7時,專列才接到向北京站開進的命令。不久,陳長江隨M澤東順利回到瞭中南海。返回後,陳長江安排好哨兵及值班人員,交待完成註意事項後,已是晚上10點多瞭。

由於好幾天沒有休息好,陳長江回到傢躺下就呼呼地睡著瞭。可是,才睡著不久他就被警衛中隊遊泳池值班室派人來叫醒瞭。有些疲乏且有些不高興的陳長江趕到遊泳池值班室,見汪東興和中辦副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副局長、中央警衛團團長張耀祠已提前到達,看到他們神情莊重而嚴肅,陳長江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汪東興說:「林彪逃跑瞭,是乘飛機跑的。」

9月13日凌晨l時許,周恩來從人民大會堂乘汽車來到中南海遊泳池。聽說總理要來,陳長江急忙去門口迎接。汽車剛停穩,陳長江就急忙上前拉開車門,周恩來匆匆下車後,與前來迎接他的汪東興簡單低語幾句,便一起進瞭M澤東的臥室。

這時,陳長江已通知警衛中隊指揮官迅速起床待命,並把常用的幾輛大小汽車也已調來,做好瞭應急準備。

20多分鐘後,周恩來、汪東興從M澤東的臥室出來瞭。周恩來的心情很沉重,但眉宇間已開朗瞭很多。他對張耀祠和陳長江等說:「主席說瞭,林彪逃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汪東興向周恩來請示說:「主席怎麼辦?他的安全問題……」周恩來略加深思後說:「先轉移到大會堂,那裡條件好一些,以後看情況再定。」

14日下午,陳長江隻見一向註意儀表的周恩來穿著睡衣和拖鞋,疾步走向M澤東所在的118廳。周恩來見陳長江等人在門口,掩飾不瞭喜色,說:「終於有瞭結果,終於有瞭結果。」說著,便進瞭118廳。原來,林彪等人乘從的飛機在13日凌晨2時許飛出國界,進入蒙古境內,機影便在我軍雷達螢幕上消失瞭。從此,大傢已經歷那段極為擔心的時間。到瞭現在,大陸駐蒙使館發回消息判明,在蒙古東部的溫都爾汗附近墜毀一架三叉戟民航客機,機上人員8男1女全部死亡,機號是256。

1個多小時後,周恩來從118廳出來,高興地對陳長江等人說:「林彪摔死瞭,折戟沉沙,機毀人亡,壞人是沒有好下場的。我們取得瞭勝利。M主席說,這是處理林彪事件最理想的結果。」



來源:大眾利益



.頁面底部藍色字 「閱讀原文」 ,訪問東博書院網店。

本網店為公益姓質,謝絕商業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於維護本公眾號運行。

臉書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