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之以利!神童甘羅的城池套利術

誘之以利!神童甘羅的城池套利術


12歲的你在做什麼?這年紀約當是國小六年級左右的程度,以台灣的教育體制來說,這樣的小朋友應該還不懂成人世界的事,不明白國家外交的關係,不清楚政治的脈絡與運作,但在戰國時代,卻有一位年僅12歲的小朋友,靠著早熟的世故與令人驚奇的政治智慧,成為呂不韋的門客,同時不費一兵一卒,為秦王嬴政拿下16座城池,拜為秦國上卿,堪稱神童中的神童。

這個人你一定要認識,他的名字,就叫甘羅。

甘羅的出身很貴氣,是秦國左丞相甘茂的孫子。甘茂本來是楚國人,因著張儀的大力推薦,進入秦國為官。由於秦國重視軍力,而甘茂的軍事才華特別突出,因此為秦國打下大片江山,功績很快受到注目,最終被升至左丞相的地位。

只是如大家所知,秦國曾發生過世家大族對「外國」人的排擠與仇視,進而引發所謂「逐客」事件,甘茂同樣身為外國人,又加上官運亨通,因此樹大招風,早就被秦國世族嫉妒猜忌,因此在一次軍事行動中,甘茂為了保命,於是隻身逃往齊國,最終則死在魏國。

因為甘茂的叛逃,原先在秦國所擁有的豪華別墅、田地、宅邸,通通都被沒收充公,這使留在秦國的甘茂家族從天堂般的享受掉入到如地獄的煎熬。甘茂死的時候,他的孫子甘羅才12歲,或許是因為祖父的遭遇對家族打擊太大,使他特別早熟,當同年齡的小朋友還在看天線寶寶、寫寒假作業時,他已經對當時的政治環境與外交狀況瞭然於胸,並發誓終有一天要帶領家族重返榮耀。

機會就這麼不偏不倚的來臨,當時呂不韋正好在廣招門客,只要有一技之長者,經過面試,都可以得到呂不韋的鐵飯碗。於是,甘羅立刻動身,前往試場大展身手。

經過面試官的考驗,發現這12歲的孩子真是不簡單,不管是什麼樣的難題,甘羅都能對答如流,就像個飽讀詩書的貴族大夫,毫不怯場,甚至台風穩健,自信滿滿。於是立刻將之招錄門下,成為了呂不韋的門客。

過沒多久,甘羅又憑藉他的口才與高智商表現,很快從三千門客中脫穎而出,被奉為上等門客之一,代號再也不是下等工人9527,而是菁英689,有權利隨時出入呂不韋的相府,連卡都不用刷,跟門口警衛點點頭就可以了。

某一天,甘羅蹦蹦跳跳來到相府,卻看到呂不韋滿臉鐵青,於是好奇問道:「相爺,您老人家怎麼臉色這麼難看,需要來一瓶玫瑰四物飲嗎?」

呂不韋沒好氣地回答:「我給人氣的!」

甘羅問:「誰有這天大的狗膽敢惹怒相爺您啊,我來幫你出頭!」

這時候,呂不韋看了這12歲的孩子甘羅一眼,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你?算啦!幫不了我什麼的,去旁邊玩沙吧。」但此時呂不韋又轉念想了一下,反正心頭也是悶悶的,跟這孩子聊聊也好,於是就要甘羅靜靜聽他說話。

「是這樣的,」呂不韋說:「三年前,我派了秦國第一說客前往燕國,建立了秦國與燕國的鐵哥們關係,現在局勢穩定,下一步就是要派秦國辦事最牢靠的老臣張唐,去擔任燕國的丞相,如此可完整控制燕國的政治核心。最終,秦國可與燕國夾擊,一舉殲滅趙國,解除秦國心腹大患!」

「誰知道,那混蛋張唐打死都不願去,因為去燕國要經過趙國,而趙國曾被張唐帶兵打的七零八落,因此非常痛恨他,還放話說誰可以抓到張唐,封百里侯,賞黃金萬兩,而我又沒有比張唐更好的人選,所以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甘羅聽完,立刻放聲大笑說:「哈哈,相爺,這事情不難,包在我身上!讓我去勸勸張唐吧!」

呂不韋詫異看著甘羅說:「我堂堂一個相國呂不韋親自去拜訪他,口沫橫飛講了幾天他都無動於衷,你一個12歲的小孩能說得動他?開什麼玩笑!好,既然你都打包票,如果這事真的成了,我帶你面見秦王,保舉你當官!」

甘羅給了呂不韋一個自信滿滿的微笑,從容的離開了相府。

幾天後,甘羅跑去拜訪張唐,看到張唐也在生悶氣,於是開口說道:「嘿,這位大叔,我是呂不韋派來的小屁孩,我知道你在生什麼悶氣,但我有個問題想先問你,你覺得你跟白起比較,誰的功勞大?」

白起是誰?乃是秦國名將,戰國的一代戰神,戰無不克、攻無不勝,一生消滅的軍隊號稱上百萬,為秦國闢野千里,居功厥偉。歷史上有名的長平之戰,坑殺趙軍40萬人,就是他幹的。以他一輩子的功績去看,放眼整個中國歷史,大概都還能排名前五位。很顯然,張唐這小角色,根本沒得比。

於是,張唐連正眼都懶得看著甘羅,沒好氣地說:「武安君(白起)當然是比我這糟老頭強多啦!我沒法跟他比。」

接著甘羅又問:「那您覺得,咱們秦國前丞相范雎先生,與現任的相國呂不韋相比,誰在秦國的勢力大?」

范雎是在秦昭王時期擔任丞相,而呂不韋此刻則是在幫一個16歲的秦王嬴政當丞相,同時朝裡朝外幾乎都是他的人,那自然是呂不韋的勢力大得多。

所以張唐又翻著白眼對甘羅說:「你這小屁孩,盡問些怪問題,當然是呂不韋勢力大多了!這還用問嗎?」

「哈哈,」甘羅大笑說:「那,這位大叔,你肯定知道白起怎麼死的對吧?是因為反對范雎而被逼自殺呢!好啦,如今,你明知道自己的功勞比不過白起,而以前范雎丞相的勢力又不如現在的呂相國,那你說,現在得罪權勢滔天的呂相國,你會落得什麼樣的下場呢?我想肯定比白起更慘吧!」

像是被雷打中腦袋一樣,張唐頓時瞪大眼睛,轉頭看著這年僅12歲的小孩,心中自忖道:「哎呀!我怎麼就忘了這件事!呂相國比起范雎手段更兇殘,與其在國內被弄死,不如被趙國人弄死,至少還可以留個美名,家人可以領18趴退休金領到死,我說不定還能入祀忠烈祠呢!」

於是張唐總算起身,拱手對甘羅說:「感謝你的當頭棒喝,我張唐這條命就當豁出去了,這就動身出發前往燕國。」

此時只見甘羅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說:「嘿嘿,大叔,燕國去是去定了,但你未必要冒生命危險,行李你照樣收拾,我保你安然無恙!」

說完,甘羅一溜煙的跑走,只留下張唐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地呆站在原地。

轉眼,甘羅已經到了呂不韋家,立刻開心的跟他報告說:「相爺大人,我說動張唐了,他願意前往燕國赴任。」呂不韋一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想到這12歲的小朋友,竟然真的能說動張唐。於是,呂不韋開心地拉著甘羅的小手轉圈撒花,因為他知道滅趙大計總算走入最後一哩路。

這時候甘羅又自告奮勇的對呂不韋說:「不過,我們還是要確保張唐大人無恙,所以我有個Good Idea,給我五輛車,讓我出使趙國,給張唐大人解除後顧之憂。」

雖然呂不韋不知道這小鬼到底想幹嘛,但光憑著他能說動張唐到燕國去,就願意再相信甘羅一次,立即答應他的請求。

過幾天,甘羅來到了趙國,獲得趙王的親自接見,但趙王心裡頭不是滋味,覺得怎麼自己堂堂一個趙王,卻要跟一個12歲的小娃娃對話。沒等趙王開口,甘羅倒是搶先發問:「燕國派太子丹來我秦國當人質你知道嗎?」

趙王:「我知道啊」

甘羅:「那秦國要派張唐去燕國當丞相,你知道嗎?」

趙王:「我豈只知道,還要派人活捉張唐!抽他的筋,剝他的骨,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甘羅一聽,哈哈大笑道:「哎呦,趙王啊,都什麼時間了,你還有心思惦記張唐啊?火燒眉毛啦!」

趙王納悶說:「燒眉?哪兒燒眉啦小朋友?」

甘羅繼續問:「你認為,秦國與燕國變成鐵哥們,目的是為了對付誰?」

趙王一臉問號,腦袋轉悠轉悠地想了想,突然大聲叫道:「靠杯!難道是為了對付我們趙國?!」

甘羅:「登登登!恭喜你答對了!既然你猜到了,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趙王拍桌子大罵:「他奶奶的!我一定會做好做滿!絕不會讓你們秦國與燕國稱心如意!」

「誒誒誒,別這麼生氣嘛,我這裡又有一個Good Idea,你要不要聽聽看,反正不收你錢。」甘羅從容而自信的笑著說。

「既然不收錢,」趙王回:「那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

甘羅說:「很簡單,你就割五座城池給我們秦國,要求秦國跟燕國翻臉絕交就好啦。等他們絕交,以趙國的實力,肯定可以滅掉燕國,這樣,你才損失五座城池,但打下燕國可獲得三十座城池,還可以搶到燕國的正妹,這樣是不是很讚呢?」

趙王一聽,哎呀,妙極了!眼前這12歲的小朋友真是天才,我趙王怎麼就沒想到還有這招,太妙了!

於是趙王立刻採納甘羅的建議,送了五座城池給秦國,而秦國果然也把燕太子丹趕回家吃自己,趙國趁兩國反目,立刻發兵攻打燕國,果然贏得了三十座城池。然而,趙國深知「呷果子拜樹頭」的道理,也怕如果不分贓給秦國,他們會過來搶地盤,與其如此,不如自己主動一點,直接送上十一座城池給秦國,希望嬴政笑納。

甘羅,就這樣靠著超齡的政治智慧,遊走在呂不韋、張唐、趙王三人,讓秦國不費一兵一卒,平白無故就拿了總數十六座城池,讓秦王嬴政大喜,下令拜甘羅為上卿,同時把以前屬於他爺爺甘茂的別墅、土地等財產,全部賞給甘羅。至此,甘羅總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願,讓他的家族重返榮耀。

故事雖然看似有完美的結局,但歷史也紀錄了它殘酷的一面,不只好人不長命,連神童也不長命,所以在甘羅被拜為上卿沒多久就死了,享年12歲,就如同曹操最心愛的小兒子神童曹沖在13歲死亡一樣,或許都只能歸咎在天妒英才,亦或是背後有什麼樣的神秘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司馬遷在評價甘羅時說:「甘羅年少,然出一奇計,聲稱後世。雖非篤行之君子,然亦戰國之策士也」

無論他是怎麼死的,至少他活得精彩,而且留下了令人稱奇的經典智謀。

戰國時期的說客很多,甘羅絕對可稱為其中的佼佼者。從商業模式的角度看,其實這就是我常說的「套利手法」,而執行方式不外乎就是對各方參與者「誘之以利,說之以害」而已。只要能讓每個參與者各自獲得自己想要的,同時獲得的益處大於所付出的成本,就能兜出一個漂亮的商業模式。

身為一個創業人,若能經常研究這類的概念,以小搏大的道理盡在此處,值得多所學習。 

哪則『安全監控系統』廣告你比較愛?PK一下
VS.